“炒鞋”熱潮受監管警示

消費   來源:莞訊網  責任編輯:百花殘  2019-11-02 10:19:03
  “炒鞋”熱潮受監管警示
 
  你聽過炒股、炒房、炒幣,但你聽說過“炒鞋”嗎?近日,鞋圈備受關注。這個圈竟然有了像期貨、股票市場一樣的玩法。
 
  不過,這波“炒鞋”熱潮如今也受到了監管警示。人民銀行上海分行近日發布《警惕“炒鞋”熱潮防范金融風險》的金融簡報(以下簡稱“簡報”)。簡報指出,“炒鞋”行業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融詐騙、非法傳銷等涉眾型經濟金融違法問題值得警惕。
 
  “大學生用2萬起投資金一年賺十幾萬”“學生炒鞋月入過萬”“25歲小伙靠炒鞋月入百萬”……這類低門檻無需知識含量的“暴富”行為層出不窮。
 
  記者走訪發現,搶鞋的瘋狂行為,在東莞鞋圈也有上演。限量款發售時,鞋店門面外早早排起長龍,為了搶一雙不在東莞發售的限量鞋,東莞市民驅車前往廣州門店排隊抽簽,這都是發生在東莞鞋圈的真實案例。這些“瘋狂”,在鞋圈中的不少人看來,意味著穩賺。
 
  然而,情況真如此嗎?記者向幾位東莞鞋圈朋友了解到,入坑后的實況并非如此光鮮,他們中有的通過轉賣賺了千把元,也有的在囤了幾雙同款后不久就掉價了,砸在了自己手里。
 
  上周六(10月26日),東莞海德壹號廣場及匯一城的耐克門店排起了長龍。這一天是被戲稱為“豬油扣碎”的Air Jordan 1(后簡稱AJ1)限量發售的日子。這在東莞鞋圈是個大事件,不少愛好者早已翹盼著這一天的到來,并提前一天到線上平臺進行資格碼預約,第二天,線上抽中的人到預約的門店進行再一次抽簽。
 
  也就是說通過線下門店以發售價購買,你必須是連續兩次都被抽中的幸運兒。兩次都抽中的比例有多少?一位進了鞋圈三年的“老炮”阿超說,線上抽簽的比例不好說,反正很低,不同款的鞋中簽率也有所不同,但通過他本月初到廣州搶購限量款橄欖綠的AJ6經歷了解到,到實體店的第二次抽簽,抽簽率在30%左右。
 
  也就是說,即便你在第一輪線上抽簽中成為了幸運兒,到了第二輪現場抽簽時,你依然會大概率抽不中。白忙一場大概會花費多少時間跟金錢呢?阿超說,線上預約成功后要在發售前一天到店里用身份證與同名信用卡登記,第二天發售時再到現場排隊抽簽。如果第二天沒能成為那30%的幸運兒,這兩天花在開車前往廣州的四個多小時,排隊時間,油費過路費停車費等,都統統打了水漂。
 
  那可不可以每次都參與現場抽簽來提高買到鞋的概率?某預約平臺有如下規定:連續3次預約成功但未到店核銷資格碼的會員,自最后一個資格碼過期時間開始將被限制參加限量發售資格預約30天。那意味著,你沒時間去店排隊,隨意參加線上抽簽可能會被限制購買。
 
  在南城工作的阿龍就是被這種低中簽率以及費時的排隊嚇退的,去了現場至少花了半天時間,可辛苦半天還大概率抽不中,心實在是累。有著阿龍這樣想法的人不少,這讓一些二手交易平臺跟鞋販子有了市場。
 
  不過,鞋圈“老炮”阿超也透露,相比大城市,東莞炒鞋不算太熱,因為很多款式并不在東莞發售。
 
  記者走訪了分別位于南城匯一城與海德壹號廣場的耐克專賣店,這兩家門店是擁有限量球鞋單品發售資格的門店,兩家門店的工作人員均告訴記者,上周六店里的限量新品發售,的確引來了眾多市民排隊抽簽購買。
 
  記者在海德壹號廣場的門店看到,該面正在搬遷,“我們要搬去隔壁更大一點的店面,今后款式會更多,也能更好地服務顧客”,工作人員還告訴記者,他們這家店面在上周六排隊人數很多,共200多人前來抽簽買鞋。
 
  在海德壹號廣場一樓服務臺的工作人員也驗證了上述工作人員的說法,“上周六店外排起了長龍,最開始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么要來這里排長隊,后來鞋店的工作人員來我們服務臺打印中簽名單,我才知道這些消費者是來搶鞋的。”
 
  記者在匯一城耐克門店也向工作人員了解到類似的信息,“上周六我們所有工作人員都來上班了,現場很多人排隊抽簽。”記者也向工作人員了解到,排隊人多抽中比例有限,這個要看運氣,當然有時候一些款有人抽中了不一定想要,工作人員就會讓現場選擇了該碼數了人再抽一次。至于抽中的比例,工作人員稱不方便透露,每個店也不一樣。
 
  工作人員介紹,如果每年在店面購買的金額到一定標準,就可以比普通會員提前15秒—30秒來進行線上預約,但也僅僅是第一輪抽簽享有優先權,第二輪抽簽則人人平等。至于排隊購買以什么群體居多,工作人員也表示他們只負責以發售價賣鞋,是否有人轉賣他們并不知情。
 
  記者在在某二手平臺看到,10月26日以1299元發售的AJ1“豬油扣碎”為例,目前41碼報價達到2629元,47.5碼報價為1589元。記者了解到,首輪抽簽需要消費者選擇碼數,而在鞋圈,40-45碼被稱為黃金碼,二手市場,同一款鞋,不處于黃金碼的鞋售價甚至會低數千元。
 
  初高中年代,這幾乎是很多男生愛上球鞋的起點。在上周末排隊抽簽買鞋的群體中,現場也有看似學生的面孔。
 
  一雙不便宜的球鞋,如今是不少學生的必備了。他們會在低頭或者聊天之余,不自覺地用余光掃過周圍人穿的鞋:AJ、椰子還是XX明星同款……
 
  另一位孩子在讀大學一年級的家長朱敏儀則說,她兒子從初中就開始要買貴價球鞋,“不過孩子是買來自己穿的,沒有想過轉賣。沒有聽自己孩子說要買限量款,也不支持學生群體去排隊搶鞋,鞋子只要合腳舒適即可。”
 
  剛滿30歲在萬江工作的姜應雄告訴記者,在他讀初中時幾乎所有男生會關注同班同學穿什么球鞋,看到球鞋雜志上的新款,會攢著壓歲錢偷偷去專賣店買一雙。如今,他依舊喜歡買喜歡的球鞋,不過,對搶購限量球鞋的情況并不知曉。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如今這個由買和賣組成的生態里,鞋圈中不少人扮演著買家和賣家的雙重角色:他們自己喜歡球鞋,既買來穿,也會搶限量款賣給別人。以前為情懷買單,如今也會沖到這場泡沫里廝殺。
 
  畢業不久的阿龍說,他去年參與了8雙限量鞋的轉賣,但自己也是從一個單純的球鞋愛好者逐步走過來的。阿龍告訴記者,他讀初中時就熱愛籃球鞋,當初買鞋都是為了自己穿或收藏,直到去年發現很多好的老款式在市面上很難購買,才開始關注各種二手交易平臺。一進入平臺發現大家瘋狂買賣,這股浪潮把他卷入,過去一年間他也轉賣了8雙,目前僅剩兩雙自己在穿的了。經歷一番操作,他說,“我很想回到當年單純買鞋自己穿的年代,看到一雙鞋會由衷地喜歡,不考慮市場評價,也不用擔心是否降價。”
 
  為此,央視也提醒市民,近年來,由于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可炒品種越來越少,一些民間投機資金盯上了“鞋圈”等過去比較小眾的投資圈。“炒鞋”圈資金量越大的人,就能接近更上游的經銷商直接拿貨,從而形成壟斷、哄抬鞋價,最終形成“割韭菜”的“殺豬盤”。散戶、小販、乃至很多沒有收入的學生就被裹挾其中,成了“活韭菜”。一旦“炒鞋”失敗,貸款逾期歸還,還會影響個人征信記錄。同時銀行帳面也會出現壞帳。堅決遏制“炒鞋”風氣蔓延,需要牢固樹立“鞋穿不炒”的定位,讓潮流文化回歸文化本身。(來源:i東莞 )
 
  
 

點擊進入莞訊網首頁>>

品牌介紹 | 廣告服務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DMOZ目錄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 www.orderb.icu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訊網
唱歌能赚钱的手机软件